• 帖子
  • 日志
  • 用户
  • 版块
  • 群组
帖子
  • 136阅读
  • 0回复

无锡高架桥坍塌:最怕爱你如生命,你却突然消失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1320
金币
3185
威望
2
打卡
连续1天

文 | 花生&雅洁&利佳 · 主播 | 杨枪枪

昨晚六点,江苏无锡北环路附近的一座高架桥坍塌了。

意外来的猝不及防,没有给任何人准备的机会。

事故后的现场,触目惊心:




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,2人受伤。经初步分析,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。

有书君不断刷着这起事故的新闻,感到阵阵鼻酸,尤其看到微博下的一条留言之后,更是忍不住泪流满面:
“老父亲老母亲在等孩子回家吃饭,丈夫在等妻子回家吃饭,妻子在等丈夫回家吃饭,孩子在等父母回家吃饭。
但是今晚他们再也等不到那个回家吃饭的人了。”


是啊,如果没有这次事故,他们应该早就到家了吧。
还有人说,今天的晚饭,他们吃不到了,但是希望,明天的晚饭,他们能平安吃到。 真的,希望以后的一日三餐,每个人都能平安吃到。 这起事故带给我强烈冲击的同时,也让我醒悟:
现在的我们有多渺小,总以为自己能跟时间抗衡的想法又有多天真。 承认吗?我们都曾一意孤行地认为,我们还有很多来日方长,时间会原谅我们所有的不懂珍惜。 可当真的有一天,很亲密的人永远不会回来了,我们才明白,“后会无期”四个字从来不给人留任何情面。

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中说:
故事的开始总是这样,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;


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花开两朵,天各一方。


在我们的一生中,离别的戏码总是不停地上演,或恋人、或战友、或亲人,最终的结果全都指向走散。


前段时间,李荣浩的新歌《年少有为》火了,很多网友都在表达着对这首歌的感慨。


让我意外的是,在我的身边,也有这样一位朋友,因这首歌陷入了深深的缅怀。


大刘是我刚上班时的第一位同事,起先是在朋友圈里,看到他分享了这首歌,并没有在意。


谁知过了几天,他竟以这首歌为题,洋洋洒洒写了一篇几千字的随笔。


我这才突然想起,他曾不经意间和我提起过的那件往事。

时间追溯到9年前,本是同学又是情侣的大刘和女友,一同从师范学院毕业,他们以为未来的生活一定美好,两人也一定不会分离。


然而现实却总不尽如人意,不到一年,女友便因家庭压力,回老家备考了公务员。


当时大刘全不在意,以为这小小的分离,并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感情。


便在女友希望他一起回老家时,一边拍胸脯,一边说:


“你放心,别人都说我年少有为,等我挣了大钱,就娶你。


果然在女友离开后,一心扑在了工作上的大刘,事业开始风生水起。


而隐藏在仕途高升的背后,随着时光流逝,大刘和女友的联系慢慢少了,到最后,两人断了联系。


去年同学聚会,大刘又见到了当年的女友,高兴的是,时隔多年,女友的容貌几乎没变。


而变了的是,她已嫁做人妇,成了别人的妻子。


《年少有为》里唱到:



“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,尝过后悔的滋味,金钱地位,搏到了却好想退回。”


无法体会大刘的苦涩与遗憾,更不能体会深爱的人嫁与他人的伤心与悲痛。


因为常常,我们都一意孤行地认为,有些人只要约好了再见,就永远不会走散。


直到有一天,很亲密的人永远不会回来了,我们才明白,“后会无期”四个字从来不给人留情面。

《大鱼海棠》中说:



从此以后,八千年为椿,八千年为湫,春秋隔夏,死生不见。


我们从未留意春秋不见,更不相信曾誓不分离的人,有天也会变成一春一秋,咫尺天涯。


今年3月4号,在合肥飞往昆明的MU5476航班上,发生了一件令人心酸的事件。


这架飞机的头等舱上,只有一位旅客,在飞行平稳后,机舱里竟响起了唱歌的声音,颤抖的歌声中,满含着悲痛与遗憾。


乘务人员听到歌声,赶紧过来查看,发现竟是一位男士,在悲伤地唱着一首送给妻子的歌谣。


原来,这位男士凌先生是去云南出差,上一次去出差坐这个航班,自己的妻子还陪着自己。


而仅仅时隔一个月,再次坐这次航班出行,妻子就已因病离开了人世。


看到这物是人非的场景,凌先生悲从中来,忍不住大声唱起了为亡妻改编的歌曲。


当得知凌先生妻子生前喜欢喝铁观音,乘务人员破例倒来了两杯铁观音,并排摆放在扶手边。


凌先生一边感谢,一边又看到右边空空的座位,不禁想起妻子余生都不能再陪伴自己,一瞬间万念俱灰,掩面痛哭。

生命中总有太多无力招架的意外,当它来临时,我们想要奋力抵抗,可也只是徒然。

去年冬天,马航MH370调查组宣布解散,搜救工作也随即终止。


新闻一出,又立刻成了热门。


沸沸扬扬的讨论声中,最扎眼也最让人感到寒心的评论,还是那个被问了很多次的问题:


好好的人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


是啊,好好的人,怎么说没,就没了呢。

或许,在马航事件上,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,而在生活中,也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
席慕蓉在《小红门》中说:


“你以为日子这样一天一天地过来的,昨天、今天和明天应该没什么不同。


但是,就会有那么一次:在你一放手,一转身,或者一刹那,有些人,就从此和你永诀了。”



生命来来往往,来日并不方长。

李商隐在诗中写道: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


其实,吹残百花的不是东风,而是岁月,让我们再难相见的不是距离,而是时间。


网上看到这样一张动图,一群二十几岁的年轻人,一边走路一边打闹。


他们都以为快乐的时间永驻,相伴的日子没有尽头,直到有一天,大家都走散了,才倏忽发现,没有谁能保证一生相伴。

《岁月神偷》里说:


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,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。


无知时我们什么都不在意,不在意时间,不在意陪伴,不在意共同发生美好,肆意挥霍着每一次离别。


可当我们年龄越来越大,挚爱的恋人最终走散,曾经的密友一个个失联,甚至连深爱的父母,也敲响了永别的警钟。


我们才明白,岁月不止赠送给我们皱纹和白发,也悄无声息地偷走了我们最亲的人。

曾看到这样一位读者的留言:


这位读者叫张敏,她曾在年轻时有位好友,叫朱艳青,因远嫁到青海省,已和她失去联系40多年。


40多年来,张敏从未忘记这位挚友,也一直在寻找下落,可是啊,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,中国这么大,又人海茫茫,哪里能找得到呢?


从青丝到白发,从豆蔻到花甲,那个因为时间而走散了的人,就真的,再也没有见过。


看到这里,心头一酸。


我们一生中说过千百次再见,从没有一次刻意,时间只对我们说了一次再见,却认真得让人无力招架。


无法预料曾经最亲的人在什么时间会走散,也无法得知哪次随口说的再见,会是再也不见。


一生中相识相知的友人不过廖廖,一世里相依相偎的亲人不过数几,在生命剩余的时间里,那些还在的人更加值得珍惜。


余生不长,一定要和身边的人相伴不散,多说珍惜,少说再见。

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